史可法:浩然留正气 千古配文山
来源 : 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  发布时间 : 2017-09-13 10:23:10  浏览次数 :   关键词 : 

史可法(1602-1645年),字宪之,号道邻,祖籍河南祥符(今河南开封),生于北京。明崇祯元年(1628年)中进士,首授西安府推官,崇祯十六年(1643年)累迁至南京兵部尚书。崇祯十七年(1644年),任南明政权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,后自请到抗清前线扬州督师。清摄政王多尔衮致书劝降,史可法严词拒绝,誓言坚守。明弘光元年(1645年)四月,终因寡不敌众,被俘殉难。其义子史德威遍寻史可法遗骸不得,遂依史可法遗愿,葬其衣冠于梅花岭下,是为史可法的衣冠冢。清乾隆帝追谥史可法为忠正公,并下令在史公衣冠冢旁建祠纪念。

 

 

史可法纪念馆

 

史可法纪念馆旧称史公祠,位于江苏省扬州市广储门外街24号梅花岭畔,占地9700平方米,现为国家三级博物馆、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“史可法墓祠”所在地。

 

纪念馆内有史可法的衣冠冢,冢西侧是祠堂(1768年乾隆为褒扬史公而建)。馆内陈列有史可法文物史料;有飨堂、桂花厅、梅花仙馆、方亭、晴雪轩、牡丹厅等古典建筑;还有大量的古树名木和历史遗迹。三百多年来,众多文人雅士拜谒史公墓,留下了许多优美颂词,这些作品大都刻石嵌墙展示。

 

史可法家训

 

史可法的家规家训并无成文辑本,但在史料记载和史可法所作诗词、对联及给家人的书信中多有表述,归纳起来主要有“孝悌、励志、勤廉、报国”四个方面。

 

《史可法集》中收录有史可法写给妻子、父母、兄弟等家人的家书十七封、遗书六封,基本上都是有关家事及身后事的嘱托,如劝导夫人孝亲敬长“只愿夫人做个大贤大孝之人,断不可负我一片好心”;告诫家人勤俭节约“买房一事,当即停止。此时贫甚,那得数百金也。如父母急欲成就,可以婉词禀之”;写给母亲的遗书中,则表达了史可法报国尽忠的决心“不忠不孝,何颜立于天地之间”。

 

史可法的家书、诗词等有着鲜明的特色,为后人珍藏、诵读至今,影响深远。

 

史可法:浩然留正气  千古配文山

 

【扬剧《史可法  不破之城》】

 

史可法:北兵于十八日围扬城,至今尚未攻打……法早晚必死,不知夫人肯随我去否!

 

 

史可法纪念馆内梅花岭

 

 

明清易代之际,史可法受命困守孤城扬州,守城的明军仅有万余,而攻城的清兵却有十万。抱定“城存与存,城亡与亡”的决心,史可法给家人写下最后一封家书。

 

忠臣必于孝子门

 

家教、幼学、师训,使青年时期的史可法“事亲以孝闻,兼有文武才”。

 

《明史》本传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尹氏有身,梦文天祥入其舍,生可法。”尹氏,是史可法的母亲。这则在今天看来有些传奇的记述,其实饱含了母亲对史可法寄予的殷切希望。

 

在史公母亲看来,史可法出生的年代,正与文天祥生活的年代一样,民不聊生,社会矛盾加剧。这是一个需要英雄、召唤英雄的时代,“托梦而生”,是母亲期望孩儿以文天祥为榜样,承担起时代赋予的使命。

 

史可法出生后,父亲给他起名“可法”。“法”者,规范、效法也。效法谁呢?当然是效法与文天祥一样的忠义前贤。这又是一则独特的家训。姓名,人人都有,但用姓名作为家训,却是少见。“史可法”三个字,无形中规范了史可法的人生轨迹,影响了史可法一生的成长与事业。

 

对父母双亲的独特家训,史可法一直铭记在心。中进士后,史可法戎马生涯,常年在外,最让他惦念的,就是父母双亲,“每一念及,不禁涕零,惟愿父亲、母亲宽怀”。他还经常在家书中叮嘱家人,对父母“须百凡小心……凡事须顺其意……做个大贤大孝之人”。存留下来的史可法诗作不多,思念母亲的就有两首。《忆母》一诗吟道:“母在江之南,儿在江之北。相逢叙梦中,牵衣喜且哭。”辞婉意切,催人落泪,有史学家万分感叹地评价道:“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,信矣!”

 

 

史可法纪念馆内景

 

秉承正气图报国

 

早在他父亲一代,史可法家中已经贫寒,但史可法十分勤奋好学,史书中记载了一则他遇上恩师的故事:

 

天启元年冬天,19岁的史可法在独自赶考的途中,因无钱居住客栈,便寄宿在一座古庙里。一天,时任京畿视学大臣的左光斗,在微服私访的途中,一行数骑,为避风寒,进入了这座古庙。进庙后他们看见庑殿中有一书生伏案而卧,一旁还有一篇刚刚写成的文稿。左光斗拿起文稿一看,文笔不凡。再看看他衣衫单薄,和衣而寐,内心十分怜爱,便脱下自己的大衣披盖在沉睡的史可法身上。左光斗为史可法掩好门后,找到了庙里的僧人,打听到这个年轻人是一位前来应试的考生。考场上,史可法才思敏捷,奋笔疾书,因才华出众,最终以直隶八府第一名的成绩荣登榜首。

 

后来,左光斗把史可法带到家中,对妻子说:“他日继吾志事,惟此生耳。”此后,左光斗收史可法为弟子,让他居住在官邸,并且月给薪米,让史可法赡养老母。史可法受老师知遇之恩,愈加发愤苦读,立志报国。

 

天启五年,左光斗受诬陷下狱,但他坚守大义,至死不屈,这对史可法的一生影响很大。

 

封封家书励后人

 

扬州城破前四天,史可法给家人捎上最后一封遗书:“北兵于十八日围扬城,至今尚未攻打,然人心已去,收拾不来!法早晚必死……太太苦恼须抚,四太爷、大爷、三哥大家照管……书至此,肝肠寸断矣。”

 

史可法捎回家的这封遗书,全文不足百字,篇幅虽短,却可歌可泣。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在《题史阁部遗像》一诗中,极为沉痛地评论道:“且喜家书在,银钩字数行。凄凉招命妇,宛转托高堂。墨淡知和血,篇终说断肠。当时濡笔际,光景莫思量。”

 

这封家书,又称“绝命书”,“墨点无多泪点多”,“血泪斑斑马革心”。即使在四百年后的今天,阅读这封家书,依然能够感受到史公拈笔时的凄凉心境,同情而感伤;但更为其中昭示的英雄气节,钦佩且景仰!这封家书,表述的是“头颅一掷为苍生”的义无返顾,承载的是“宁为玉碎不瓦全”的亮节高风。

 

在后人编辑的《史可法集》中,除收录了史公所书的奏疏、书牍、杂文、诗词外,读来最令人动情的就是那6封遗书和17封家书。如写给父母的:“每一念及,不禁涕零。惟愿父亲、母亲宽怀,不必以男为念”;写给夫人的:“惟父母事大,全在夫人委曲尽心。家间门户要谨慎,待东宅大小人要谦厚些,待使下人要宽些”;写给八弟可模的:“吾弟完婚后,当以进取为志。”句句读来,即使是外人,也能感受到字里行间的拳拳之心、谆谆之意。

 

 

史可法纪念馆·遗墨厅

 

史可法为官廉洁,虽历任御史、总督、巡抚、兵部尚书等,职高位显,但在家书中却多次提到家中的困境。八弟新婚了,史公给八弟的信中却写道:“买房一事,当即停止。此时贫甚,那得数百金也”;家中缺少用度了,史公给夫人的信中却说:“夫人可将簪珥衣服,或当或卖,暂供日用”;当亲友有事时,史公却要求夫人:“五婶母事该相助,但此时手中空乏,不能雇人,今寄去银十五两备用”;家书中,史公多次提及的一句话就是:“让得人,受得苦,才是享福之人”。封封家书,字字珠玑,令人感伤,更令人感佩。

 

史可法的浩然正气一直激励着后世的中国人,尤其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,史可法的英雄气节更加激起人们的斗志。

 

1937年,正是日军侵华之时,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词作者、戏剧家田汉来到扬州凭吊史可法,他感慨万分地吟诵道:“江潮如吼打孤城,百世犹闻杀敌声。今日倾危如昔日,我来岭上访先生。”

 

 

史可法广场浮雕

 

史公遗爱满扬州

 

“三百年来土一丘,史公遗爱满扬州。二分明月千行泪,并作梅花岭上秋。”这是郁达夫先生访问史公祠写下的诗句。史可法,扬州民众妇孺皆知,世世代代都在怀念他。

 

扬州老城区有一座“史可法纪念馆”,史公祠和史公的衣冠冢就在纪念馆内;扬州西门遗址展厅里,展示着史可法率领将士守西门、奋勇杀敌的壮烈事迹; 毗邻史公祠的“扬州廉政文化展示馆”常年展示史可法等扬州先贤的清廉事迹;史可法纪念馆的东侧还有一所“梅岭小学”,这所扬州名校,是史可法的后裔史鉴先生于1947年创办的。

 

诚如斯言,史公虽逝,但他的人格精神,依然辉耀在历史的天空。

CLOSE